乱码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请假

家里出事了

【all叶/双叶】归去来兮01

       all叶汤底/骨科大法好

      宰相秋╳将军修

      叶秋的书法很好看,一笔一划之间有叶家特有的风骨,本人端的的是谦谦君子的样子,一举一动之间是迷倒过京城许多二八年华的少女,交往之人无不感叹这不愧是叶家叶太傅养出来的孩子。

        诺大个皇城倒不是没有比叶家更有钱的存在,也不是没有比叶家更加悠久的家族,但叶家却一直是引领文脉的存在,不谈叶家到底出了多少状元,就是被陛下封以文的称号的就出了好几个,这样的叶家就算是天子也要礼让三分的。

          可是每当人们感叹完叶秋的好之后,又会惋惜地说一句可惜就是比他哥哥晚了5分钟罢了,要说叶秋有多么好,就得对比一下他的哥哥有多么的坏了。
       
       整天懒懒散散的没个正经样儿,给孙翔小太子当伴读当的也三心二意的,居然让太子的母妃求了一道圣旨,换了周尚书的儿子过来当伴读,气的叶太傅病了好几日,竟一时间无颜去给太子传道授业解惑了。

       这大约是这京城这些日子里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点瓜子话梅了,这盛世武有韩家赤胆忠心保卫边疆,文有叶家谦和知礼而又不媚俗迎合,自然是平安顺遂,四时多福了

        叶秋望着这跪在祖宗牌坊的叶修,眸色深沉,人人皆知叶家秋郎芝兰玉树,却不知他的这个废物哥哥有多么厉害,七岁成诗,九岁成文,区区十二岁的年龄就能把父亲辩的哑口无言,然而却当着父亲和太子的面大声说自己志不在此。

        时隔五年,叶秋依旧记得与他血肉相连的哥哥跪在父亲面前,腰板挺的笔直,一改寻常时候对一切仿佛都不在乎的样子,用清朗的少年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家风骨不在于华美之文,也不在于位高权重,而是叶家一的腔热血,既然如此,那么为何从武就有辱叶家文风?况且吾心志不在此,再多的条条框框对我叶修来说也是废纸一张!
 
      叶秋觉得那时的哥哥真的太好看了,这个人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明明是同样的样貌,自己只能算是表里如一,而叶修却是锋芒藏于其后。

       一母同胎,从还未开蒙是就相伴一起,是打断骨头也连着筋,这么好的叶修他怎么舍得让他的光芒给别人看呢。

      原来总是被叶修随口一句话气的炸毛的小太子也长大了,在叶修无数次对着自己那把却邪长枪发呆之后,还是别别扭扭的将却邪送给了叶修,向皇后请了一道圣旨而别过叶修。

        小小太子微服私访,偷偷来到叶府,脸涨的通红,冷哼一声给了叶修点御用的伤膏,然后又跟做贼似的翻过窗户,从叶府后门溜走了。

         叶秋叹了口气,还是把手上的饭盒放到了叶修旁边,“哥,你好歹吃点饭,父亲去给太子教课了,家里就我们俩,偷偷吃点儿没事的。”

         叶修倒也没推辞,打开了食盒自己吃了起来,吃到一半突然说:“叶秋,我马上要走了。”声音平淡的好像小时候偷偷拿了自己的糕点一样,“你在家,多照顾父亲,不用为我担心。”

        tbc

【all】感冒后遗症(上)

     all叶

   给我家包砸的 @子夜四时歌

    流水账

    给感冒的修修比心,就算感冒你也是世界第一可爱!

     叶修感冒了。

     乍看上去这可能不算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再加上苏黎世的决赛之前这个时间点的话,事情就变得有些严重起来。

       决赛前一个星期刚刚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日本队国家队员,还没有去举行他们特有的庆祝仪式,一个一个的去拥抱他们的领队,就被领队拒绝了,他吸了吸鼻涕,推开了最先到达他旁边的黄少天,用带点鼻音的嗓音说:我感冒了,你们一个一个离我远点儿,小心传染。

      刚刚在最后的时刻以凌厉的大招冷酷地送走了日本队的最后一滴血的剑圣大大还没有从比赛胜利的气氛中回过神来,眼睛亮亮的,像等待被夸奖的小奶狗,就被叶领队以轻柔但不容拒绝的姿势推开了。他立刻回过神来:
       老叶,你怎么会感冒,像你这么皮糙肉厚的人,居然会感冒,一定是昨天晚上的空调打的太低了,可是好奇怪啊,明明和队长一个房间,为什么队长没有感冒你却感冒了,你是不是没有盖被子?不盖被子的话一定会感冒,你这么大不知道吗?

       叶修本来头就有点晕呼呼的,听到黄少天虽然好听但无奈话实在太多的少年音也褪却了昔日嘲讽:我没事儿,不过最近一个星期可都不要靠近我了,传染上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喻文州的表情也变了变,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眼睛眯了眯,默默捏了一下手中的u盘,便开始组织赛后的复盘了。

         叶修今天的精神确实不好,他懒洋洋的窝在自己的扶手椅上,手上端着一杯热开水,半边脸藏在厚厚的围巾里,明明空调被默默的打高了好几度,像孙翔这类的小伙子都脱下了呢子大衣,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也觉得有些热,而自己却觉得骨子里都发着寒。

       尽管非常想念那张柔软的床,叶修也不想离开会议室,今天的比赛,虽然赢了但也是险胜,如果不进行战略上的调整和队员心理上的安抚的话,和美国的这场帐不好打。

      这是叶修写在领队日记上的话,换句人话就是,这帮熊孩子虽然战斗力还行,但是毕竟太熊,打配合还没有自己单独的战斗值强呢,这样肯定不行,毕竟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温热的玻璃杯,昏昏沉沉的脑袋里高速旋转着各种各样的办法。

       听完喻文州最后的总结后,他清了清有点哑的嗓子,今天表现不错,先休息一晚上,等明天我们的训练计划可能要再变一下了,先给我休息好了,准备明天再接受更加的挑战吧。

       说完,自己就带着一直放在旁边有事没事就记上几笔的本子一晃一晃的去了自己房间,最近弄计划弄的太狠,自己有点吃不消了,还是先休息一下。

         叶修是被饭菜的香味给唤醒的,午饭由于赶的太急没有吃多少的叶修正的有点儿饿了。

         他懒洋洋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王杰希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没有吓得一个激灵,大眼儿,你靠的那么近干什么啊,吓死哥了。

        “正好准备叫醒你,我在酒店厨房弄的姜汁可乐,赶紧趁热喝。”

      tbc